首页 > 西安站 > 书画摄影 > 正文

郭斌——诗性水墨焦亦润

核心提示: 郭斌是我的周至乡党,却在甘肃西和呆了大半辈子,也许是想落叶归跟吧,不惑之年又回到了陕西。郭斌自幼酷爱绘画,工作后更是笔不离手,他几十年如一日,独爱焦墨,一意孤行,痴心不改,焦墨山水成了郭斌的标志性文化符号。

1


诗性水墨焦亦润       

著名画家郭斌焦墨山水作品欣赏   何俊锋

郭斌是我的周至乡党,却在甘肃西和呆了大半辈子,也许是想落叶归跟吧,不惑之年又回到了陕西。郭斌自幼酷爱绘画,工作后更是笔不离手,他几十年如一日,独爱焦墨,一意孤行,痴心不改,焦墨山水成了郭斌的标志性文化符号。  

焦墨原是中国水墨诸法之一,原本与诗就连在一起。唐代大诗人王维以“水墨渲淡”表现辋川山水,以“画中有诗”著称,为中国绘画史揭开了新的一 章。宋元文人画沛然兴起,水墨画法大盛,形成“水墨晕章”、“如兼五彩”的绚烂景观。其后历代名手迭出,水墨画形成压倒性优势。而技法表现上的浓淡干湿, 泼破积烘诸法也构成完整体系。

2

中国水墨画历史悠久,但焦墨似乎一直没有自立门户。20世纪的山水巨匠黄宾虹先生不但创作极有成就,其对“笔墨”之法也有独到研究。他考察了历 代中国画并结合自己的长期创作实践,归纳出著名的“五笔七墨”法——“五笔”为“平、圆、留、重、变”;“七墨”是“浓墨、淡墨、泼墨、破墨、积墨、焦 墨、宿墨”。由是,焦墨从以往笼统的墨法中分离出来,成为人们关注的笔墨语言形态之一。黄宾虹先生的弟子张仃酷爱焦墨,晚年精力更是悉数投入其中。在张仃 先生眼中,焦墨是艺术至境,质朴单纯,黑白分明却能展现无限丰富的世界,因而是最好的表现方式。张仃先生以不懈的努力把焦墨山水推到一个全新高度,其一系 列作品表现力丰富,艺术个性鲜明,凸显出苍茫浑朴,宏阔凝重的艺术意蕴,成为20世纪中国画变革的一个范例。而这,也成为郭斌等后学者们的启牗。  

3

几十年习画洗练积累,让郭斌打下了较好的根基,也让他明白了绘画之道充满了艰辛,他最爱焦墨山水,多年来一边研习一边汲取,尤其揣摩张仃、范曾等人的笔法,从中得益匪浅。这样,他凭着过人眼光选对了方向,虽然未曾入读美术学 院科班,但走了一条类如传统师承的私塾式从艺之路,最终能进入绘画堂奥也就在情理之中。

这是郭斌的难能可贵之处。似乎无师自通,实则是在巨人肩膀上的再出发。他从《芥子园画谱》那里学懂了各种中国画传统技法,从黄宾虹那里见识了笔 与墨的艺术内质,从张仃那里领会了焦墨匪夷所思的表现力,从范曾那里参悟到水之于墨的无比重要性。而最后,一切努力都落实到为我所用的焦墨山水画创作实践 上。而也在焦墨中,他找到了笔墨的创造力,发现了自己驾驭中国画的潜能。

4

尤应提及,郭斌对人对己有难得的清醒认知。“墨水瓶里的墨不等于焦墨”,这种转化是高难度的,有条件的。他对黄宾虹、陆俨少等大家的笔与墨、水 与纸、墨与色的特色作过细心分析,明白这些值得学习但无法重复。他崇拜张仃先生,同样知道这样的焦墨也不属于他:“张仃先生作品里的焦墨浸透着张仃先生的 生命,那焦墨不是张仃先生能传授和张仃后人可以简单继承的。”而惟一的出路,是搞真正的创作,画“焦墨山水是一种写作式的中国山水画,画的是山水,同时是心境。焦墨山水的诗 意抒情性十分突出,表现的意境是一种精神感觉,而不是生活场景,传达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歌声或音乐。”

5

近人王国维特别强调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。在中国美学内核中,艺术乃是人自身的投射,诗画总是“有我”。历代文论多主张缘物寄兴,以景写情,心随 笔运,有感而发。自孔孟老庄那里开始的“赋、比、兴”传统不说了,宋徽宗时期的《宣和画谱》说得更清楚:“诗人六义,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而律历四时,亦 纪其荣枯语默之候。所以绘事之妙,多寓兴于此,与诗人相表里焉。”明初画家王履有《华山图》40幅传世,被推为中国写生山水的经典之一。而其《华山图序》 云:“吾师心,心师目,目师华山。”由此可见,艺术创作的种种表现无非是作者思想、心性的外化和物化,前人于此早已了然于心。绘事“与诗人相表里”,此语 若用来释读郭斌的山水画创作,可谓丝丝入扣。

6

焦墨对于郭斌来说,既是情之一贯所钟,也是难 以割舍的心灵诉求。而于真正的画家,作品无非是一种视觉载体,目的乃在于传达自己的思考和特有的感悟。郭斌天性中浸润着文人气息,创作中很尊重自己心中的 真实感悟,焦墨与他的禀赋心性有着深层的联系。诗人本色,骨子里是文人。由此我们不难明白,他的作品无需刻意,不知不觉间便会带上一种诗性韵味。

从郭斌的《独钓不知归》,《澄心清神》,《山水情深》,《人闲云山空寂静》那充满诗意的“意象性”焦墨山水,在语言手法上已显露出明确的个人特色。他追求画面的气韵和动势,削减了写实、反映的成分。画面上有水的温润,很少用 沉黑的团块。山石、远峰、松树常与流云雾霭构成缥缈灵动的意象,景物虽不繁复却能做到画面不雷同。出现在他系列作品中的景物多作了符号化概括,这让人再次 联想起诗句的凝练。他的笔法融入了书法的书写意趣,已达松动、灵活而丰富的境地。这些在视觉图像和笔墨语言上体现出来的可贵特色,都很值得注意。

7

笔墨至关重要。而作为一个画家,其最重要之处却并不在于他的表现技法,也不在于他或工整秀雅或恣肆洒脱的艺术风格。艺术家的价值乃在于他的创造 性,在于他的心灵诉求,在于他所进入的独特的精神畛域,以及由此而带给广大观者的启迪。在我看来,郭斌作品是诗性的水墨,他所营构的山水,他那些飞动的笔 触和铿锵的墨迹,袒露的是他的心性和情性。

其实,在他的生命历程中他一直没有离开中国画最基础的东西,那就是书法。他把书法跌宕起伏、烂漫多姿、纵横歪倒而又曲铁盘丝、干裂秋风般的积学养厚,都有益地转化到焦墨山水的运笔使墨上,才使他的焦墨山水如此地变化无极,气象万千。从这个角度看,他的经历、学养、修为,最后都倾注到他的焦墨山水画的创作 与创造上,可谓曲径通幽,静水流深,带来了他焦墨山水画的生动气韵与苍茫气象,这既是他能够超越自然、超越成法而别开生面的法门,又是他能够不断深入、不断探索而创造自家面目的命门。

祝愿他的焦墨山水在俯仰天地之间营构更加幽远玄微的淡苍秘境。

8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李启荣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