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西安站 > 文史民俗 > 正文

著名诗人 余光中与世长辞 享年90岁

---- 当我死时,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

核心提示: 昨天,台湾中山大学发布新闻简讯,证实该校荣誉教授、著名诗人余光中于12月14日上午10时04分去世,享年90岁。中山大学表示,家属不愿被打扰,对余先生去世一事颇为低调。这位作品多次入选语文课本的诗人的去世,让海峡两岸的文友和读者都十分伤痛。

余光中 (资料图片)

记者 尚洪涛 摄

“当我死时,葬我,在长江与黄河/之间,枕我的头颅,白发盖着黑土”。这样的诗句,激昂也充满了深情,也是诗人归宿的最终写照。

昨天,台湾中山大学发布新闻简讯,证实该校荣誉教授、著名诗人余光中于12月14日上午10时04分去世,享年90岁。中山大学表示,家属不愿被打扰,对余先生去世一事颇为低调。这位作品多次入选语文课本的诗人的去世,让海峡两岸的文友和读者都十分伤痛。

一首《乡愁》

感动海峡两岸无数读者

无论是对内地,还是对台湾地区的读者来说,余光中都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。余光中,原籍福建永春,1928年出生于南京。1947年考取当时的金陵大学,1950年抵台湾,就读于台湾大学外文系,开始发表新诗,1958年赴美留学,隔年取得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学位,回台任师范大学英语系讲师,并活跃于文坛。曾获霍英东成就奖、华语文学传媒大奖、全球华文文学星云奖等。

曾被文学大师梁实秋称赞为“右手写诗、左手写散文,成就之高、一时无两”的余光中,对现代诗、现代散文、文学翻译、评论等文学领域都有涉猎,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世纪,他的很多诗歌人们耳熟能详,散文作品则以《我的四个假想敌》《听听那冷雨》,翻译则以《梵谷传》最为经典、最为人所知。1992年,根据余光中诗歌《乡愁》改编的歌曲在央视春晚上唱响,“小时候/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/我在这头/母亲在那头……”平实感人的文字,唱出了诗人心中对故乡、对祖国的深深眷恋之情,感动了海峡两岸无数人,也让这首诗成为诗歌中的经典,时至今日依然被人们不断吟诵。

最后一部诗集

回顾一生家国情怀

昨天,余光中老人去世的消息令许多人感到突然,其实在此之前,就有台湾媒体报道他入院治疗的消息。台湾中山大学曾透露,此前余老身体不适,家人原以为是天气多变、气温偏低造成的,家人陪余老到医院检查后,医生让余老住院静养,没想到入院后就转进加护病房,后来旅居在外的女儿们也从国外赶回,但家属低调谢绝采访,没想到昨日上午传出消息,老人已经仙逝。

余光中最后一部诗集叫《风筝怨》,2017年10月,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推出。该书责编张黎告诉记者:“老人诗作的风格就是至简,《风筝怨》的序言是他手写的,就非常平淡 、简洁,三四百字。”这本《风筝怨》由诗人亲自定名、作序和审定,回望与妻一世深情,回顾一生文章家国,相当数量的诗作没有在内地发表过。

在此之前,2017年3月,江苏文艺出版社还推出了余光中的另一部诗集《守夜人》,责编赛非在编辑手札中这样评价:“余先生曾把自己的生命划分为三个时期:旧大陆、新大陆和一个岛屿,旧大陆是祖国,新大陆是异国,岛屿则是台湾。他21岁第一次离开旧大陆去岛屿,30岁第一次离开岛屿去美国求学。身在异国他乡,他思念的是台湾,后来,思念的是祖国,再往后,变成对中国文化——汉魂唐魄的无限眷恋。年轻时,余先生因为对外国文化的向往而选择主修外文,又屡次去往美国留学和讲学。美国文学与文化对他影响愈深,乡愁也像魔豆般在心底滋长。他日思夜念的故乡,是再回不去的故土,深邃的中国文化,是他精神的栖所。”

余光中先生有一首诗——《当我死时》:“当我死时,葬我,在长江与黄河/之间,枕我的头颅,白发盖着黑土/在中国,最美最母亲的国度/我便坦然睡去,睡整张大陆/听两侧,安魂曲起自长江,黄河/两管永生的音乐,滔滔,朝东/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/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,满足地想……”文字中透着对祖国隽永的怀恋。

愿游子安息!

记者张静  实习生胡旭静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李启荣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